当自动驾驶泡沫“撞上”幻灭危机

当自动驾驶泡沫“撞上”幻灭危机

为实现更多可能性,多家公司进行了重组。

【AI星球(微信:ai_xingqiu)】9月19日报道(编译:张晓敏)

上周,梅赛德斯-奔驰宣布了其对全自动多功能汽车的期许。在这则充满流行语的公告中,奔驰提出了“Vision URBANETIC(城市愿景)”这一创新概念,它能够实现按需、可持续和高效的人员和货物流动,也能够减少交通拥堵,简化城市内部基础设施,这有利于提高城市人民的生活质量。

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并没有什么新的迹象表明自动驾驶汽车的时代即将来临。唯一的解释是,这个时代不会来的那么快,我们可能还需要等待几十年。(即使像梅德赛斯这样的汽车公司,也不过给出了粗略的描绘,并没给出具有实际意义的蓝图。)许多公司已经为这一想法分配好资金,然而,面对现实,它们不得不调整自己的战略规划。

例如,近日,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告停,在其自动驾驶车辆撞死一位行人后,该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也被迫停止。Uber的首席执行官甚至宣布,他们将与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Alphabet的子公司Waymo进行合作。与此同时,Waymo的首席执行官John Krafcik则表示,自动驾驶汽车随处可见的时代恐怕没那么早到来。

Uber的发言人表示:“自动驾驶技术能够使我们的道路更加安全、城市更加宜居,但是,我们实现这一切还需付出大量的时间的努力。”

在过去的两年里,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亲自策划了沿海岸自动驾驶旅行,然后又亲自终结了这一项目。而Lyft首席执行官John Zimmer在2016年曾预测,到2025年,自动驾驶汽车将完全取代现有汽车。现在看来,这一预言简直荒谬。

自动驾驶技术行业突然进入低谷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是技术因素。我们至今尚未开发出像人一样能够有效处理各种情况的计算机驱动程序。

事实证明,无论输入多少数据,当前的人工智能都无法学会人类建立智力模型的能力。即使我们掌握了这项技术,我们仍需面对在汽车、自行车和踏板车上以及在马路上行走的人的各种突发行为。也就是说,自动驾驶汽车越多,我们面临的安全问题和法律法规问题就越紧迫。

这意味着学术界的人士可能会会担心美国卡车司机的工作质量会因为尚不成熟的自动驾驶技术而下降,而城市居民还无需担忧他们的公共交通会变成什么样子。同时,这也意味着Uber和Lyft暂时不太可能放弃人类驾驶员,他们仍需得到投资者的重视。

与此同时,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虽然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有一定局限性,但它仍然是具有变革性的应用。如果我们对无人驾驶出租车和货车的需求量足够大,我们可以为它们建设专用道路。

纽约大学教授兼优步人工智能部前负责人Gary Marcus说:“无论你拥有多少数据,汽车都无法通过数据学会真人是如何进行驾驶的,这就是为什么像Waymo这样的公司必须分离出自动驾驶可以被操纵的部分,而不是将其视为单一的数据库问题。”

事实上,Waymo在亚利桑那州的钱德勒开发了自动驾驶汽车服务项目。该公司解决了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即制造出了完全自主的无人驾驶出租车,这确实可喜可贺,但是,这类出租车的驾驶环境却需要严格的把控。

这项服务只能在服务团队可控的区域内运行。Waymo的首席软件工程师Nathaniel Fairfield说:“钱德勒拥有现代化的道路和条件,布局合理,正适合无人驾驶汽车行驶。”

自动驾驶汽车对激光雷达检测系统的依赖性很强,在恶劣天气下,激光无法发挥作用。Fairfield说:“钱德勒正是一个不会下雪,降雨量也很少的地方。”除此之外,钱德勒每平方英里的人数不足4000,人口密度仅为曼哈顿的二十分之一。

Fairfield还指出,目前Waymo正在更加恶劣的条件下训练其车辆,然而我们也还是无法得知自动驾驶技术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实际应用阶段,出现在道路条件略差或者人口密度更大的地方。

在人类一生的驾驶经历中,他们会在许多方面成为专家,他们可以注意到走神的行人,也会质疑在工地向他们挥手的建筑工人的判断。虽然各种自动驾驶汽车行驶的总里程数已经足够多,但克服这些小问题仍然需要工程师团队的大量智力劳动。

虽然汽车制造商和投资者在这一领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这一行业的竞争力依然很弱,因此Waymo将努力的方向转到技术方面。自2009年以来,Waymo一直专注于技术突破,公司聘请了一些全球薪资最高的工程师。

《人工智能:计算机如何误解世界》一书的作者Meredith Broussard认为,即使我们拥有大量可有效工作的自动驾驶汽车,我们也会面临无数法律和行为方面的挑战。

曾有一辆特斯拉以每小时96公里的速度撞上一辆停止的消防车,随后司机起诉汽车制造商,称该公司误解了Autopilot软件的功能。当自动驾驶汽车发生事故时,谁来负责?目前,我们还未解决这个问题,这可能会引发汽车保险业务的巨大变化。

Broussard教授说认为,“由于人工驾驶的汽车容易致命,因此我们必须使用自动驾驶汽车”这一说法也是错误的。20世纪50年代以来,技术创新使得汽车的安全系数不断提高,即使没有完全自动化,像智能手机这样新型的干扰项也很容易解决。

Broussard教授说:“我们对自动驾驶汽车的热衷是一种‘技术沙文主义’,这种思想是指人们认为技术是超过人类智慧的最优解决方案。”

当我们制造出自动驾驶汽车,我们还需要花大量的金钱重新塑造我们的城市,包括改变自行车道和人行道,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方便自动驾驶车辆的行驶。我们还需要分布广泛、信号强大的5G无线互联网,这样的通信设施才能保证大规模车与车之间的通讯。只有同时追踪人类驾驶的汽车以及自动驾驶汽车,人类和机器才能共享城市道路。

毕竟,这不是保持在一条车道上那么简单的事,自动驾驶汽车还需要判断那些反复无常或是走神的人类驾驶员接下来可能会做些什么,这便是计算机程序员在夜间还必须保持清醒的原因。

1、AI星球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
3、AI星球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AI星球不对真实性背书。
0
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